有害生物研究所

研究如何有效减少寿命。

【魔冒】《来信》

#梗来源
茨格威《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cp:库特→瑟维

大量第一人称 ooc 私设 预警

000.

死亡是窥探深渊的惩罚。

001.

表演落幕之后一切都变得忙碌起来,这是这个闪亮之夜最后的尾声。今晚魔术表演的焦点——瑟维・勒・罗伊先生现在正在后台整理着魔术器具,一旁化妆台上堆放着粉丝送来的礼物,当然鲜花占着绝大多数。毕竟是著名魔术师,他的人气很旺。

“罗伊先生,有人要见你。”

“是粉丝的话,请帮我回绝。”

“这……”

捎来消息的工作人员面露难色,瑟维也猜出了些许,指名要见他的人不好对付。

他踏出剧院门口的那一瞬间就被一个穿着可以说是极为不整的男人堵住了去路,怪不得剧院的工作人员不让他进门,瑟维意识到了——来者不善。微微地审视了一番对方,视线落那条打法诡异的领带上,嘴角细微地抽搐,好在对方并没有在看他,瑟维礼貌地微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散发着痞子气息的男人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封皱巴巴脏兮兮的信,从厚度看篇幅不短。

“有人托克利切把这个给你。”那个男人开口道,“关于具体是谁无可奉告。”

“这样啊……那麻烦你跑这一趟了。”

“不过是受人之托。”

待那人走远后,瑟维低头看了看那封信,没有邮寄人姓名也没有地址,更别提任何其他的信息了,这年头会写信的人已经很少见了。看来想知道更多需要拆开这封信了,他想。

002.

这封信是如何辗转到这名魔术师手里的,可能它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是翻山越岭或是跋山涉水都不足以形容的。

瑟维拆开了信封,信纸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撕口不是很平整,足足有好几页,满是潦草的字迹,这让他想起那些曾经见过的作家的手稿,有两三张上还有着暗黑色的已经干透了了的污渍,就着灯略显昏暗的灯光他继续看了下去。

003.

亲爱罗伊先生:

很难想象我是如何艰难地从我的背包中拿出这些写信的工具的,黑暗让我感到恐惧,但我身处的地方有比黑暗更令我恐惧的东西,想到这点让我莫名的安心下来。我点燃了我备用矿灯里最后的半截蜡烛来给你写信,就在不久前我用光了我手电筒所有的备用电池,压在背包底部的这半截蜡烛也不知道够不够支持到写完这封信。

不在信的最前面跟你寒暄是因为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如此安静的地方每一分每一秒中我都能感受到它——时间,成倍加快的流逝。

你可能会好奇我是谁而又我现在身处何处。这些事情很难只言片语就解释清楚,我不会废太多的笔墨去写这些,即使我愿意,时间也是不允许的了。

事实上,在点燃这蜡烛前,我已经经历了几个小时的黑暗,恐惧让我开始混乱,从懂事开始的记忆就像是开始工作的放映机在我的脑子里循环,老实说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感谢这糟糕的感觉,才得以这封信诞生。写到这你可能会觉得我是个疯子,满嘴胡言乱语的谎话精,不过——这都没关系,我不在乎。毕竟我接下来要写的才是重头戏。

出乎意料的,我人生的最后时光居然是回忆我那可悲的单恋史。他——我深爱着的人甚至不知道我的存在。又或者说,我在他人生中只是个过客,而他对于我却是全部。你或许开始有了疑问“他”是谁,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很不幸,还真的有点渊源。

你就是他。

这下我所有的悬念都被解决了。我只是你的一个粉丝而已。可真的只是这样吗?如果只是这样我便不会用我生命的最后时间来写这封信,当然这点微不足道的时间足以让我将我说身处的情况说明得更加清楚(因为之前就已经在我随身的游记里写得很清楚了)可我没有那么做,我选择写信给你。

对于我来说,你是特别的。

大概是二十岁出头时,我整天忙碌于学业,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学生而已,而你已经是一位著名的魔术大师了。第一次看你演出,票是别人送的,在这之前我从来没去过剧院这种地方,没错我的人生很枯燥。我仍能记得那天舞台上你是如何让鸽子从帽中飞出又转瞬间将它们变为其他。比起那些倒不如说是你本身让我着迷——那该死的红色呢子大衣实在是太合身了。

我是个满怀好奇心的人。在我看完那场演出后,一个可怕的想法在我脑海中萌生——我想认识你。这几乎可以说是异想天开了,我知道我对于你的心动不假,但与你的差距也是真的。之后我一连去了好几次你的表演,送了你喜欢的玫瑰,我想让你看到我,可是这一疯狂的举动这花光了我为数不多的积蓄。迫于生计我在学业之余开始去咖啡馆打起了零工。

如果不是那天,我的人生应该有变。你走进了我工作的那家店,我记得你那天是有演出的,我没去,久违的第一次缺席。听说是大成功,我真的为你高兴。

所有的所有的都像是梦境。像是我活了这么多年以来所有美梦的集合——至少在我看见压在枕头底下的钱之前是这么想的。我是如此震惊——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理所应当的把我当成那种人。

我是个穷学生没错。我知道如果我收下这笔钱我会有一大段时间可以不必去打工,但是我没有。我以你的名义把他捐给了白沙街的孤儿院,这让我认识了皮尔森克利切先生,也就是那个将会替我送这封信的人。请原谅我的擅作主张,不过我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之后的我,再也没有去过剧院。不是因为我不再喜欢你或是因为那件事心寒。我有了一个好的机遇——学校组织了考察团。我顺利的通过面试参与了这次活动。倒不如说这次的经历对我,对我的人生来说又是个转折。

我毕业后成为了一个冒险家。

很遗憾,关于我的生平只能至此戛然而止了。蜡烛已经快要熄灭了,它被洞穴中不知何处来的风吹的摇摇欲灭,就像我的生命一样。

值得高兴的事是,我的积蓄到现在已经足够为你在每年送上惊喜。这也大概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的事情。

我想到现在我还是爱着你的,这跟你认不认识我无关,也衷心希望你喜欢那些甜美的花。


没有署名。

瑟维静静地将这封信塞回那个信封。视线落在花瓶里略微有些枯萎的花朵上,他靠在了那张不算是舒服的扶手椅上,阖上了眼睛。他已然是不记得这个人的模样,但却在心里由衷的祝福这个远方的男人。

005.

在第二天的报纸上有一条没人注意的只独占小小一角的消息。

本世纪最伟大的冒险家死于“意外事故”。



—————————end.

thanks for watching .

很久以前就想写的梗了,功力不够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感谢你看完这个乐色文章,真的好难写。又是一篇草草了事的文章。

嗯……该复健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