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生物研究所

研究如何有效减少寿命。

【魔冒】《弗兰克游记》(59fo感谢)

#垃圾摸鱼手在线翻车
#ooc 狗血有
  CP:魔术师x冒险家
  小学生文笔请多指教——
  

   对于一个冒险家来说,跋山涉水后最大的犒劳莫过于一个小小的歇脚之地或是一顿说不上美味但能治愈所有风雨洗礼的晚餐。这可能并不是所有的冒险家所想要的,至少对于库特•弗兰克来说的确如此。

   他是踏着风雪来到这个小村庄的,库特掸净衣服上的雪,推开了喧闹旅店的木门。灯火通明,扑面而来的暖流混杂着食物的香气完美地治疗了他那颗栉风沐雨的心。

   拉开木制吧台前的凳子,库特将衣服的外套和自己的背包挂在椅背上。身旁坐着的旅客吵吵嚷嚷地向他问好,离得远一些的则时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像是在谈论着什么有趣的事。

   “嘿,老兄!想来点什么?”热情的店主适时地推荐自家的招牌,“不是我说,您能来我们这里真是太有眼光了!”中年发福的男人,带着乡土气息的口音,“我们这的鱼可是很新鲜的呦!要尝些吗?”

    “那真是太好了,我也正想来点呢。”库特笑了笑,礼貌地回答,接着盯着菜单思索。

    “那烤鱼和时蔬可以吗?时蔬是送的哦!”店主招呼着后厨,似乎谁也不会拒绝这免费的心意。

     “真的可以吗?”他疑惑道,自己只是个初来乍到的旅人突然有如此大的馈赠令他有些不知所措。

     “当然了!今天可是这里的第一场雪,我们赶在了这之前将所有的粮食收完了!今年可是大丰收,大家伙都很高兴!”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真的是万分感谢。”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打破这等待的是一杯温酒,它被放在库特的面前,热气遇冷而形成的白雾升腾转而又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是……”

   
    “那边的先生为您点的呦。”

   
     店主用手指了指那片喧哗,库特顺着所指的方位看去——明艳跳跃在眼中。
     那是个穿着红色西装坐在朴素的沙发上的男人,皮鞋擦的锃亮,明明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但却又显得和谐无比。库特一瞬间竟有心脏骤停错觉,他意识到自己这么看着别人是不礼貌的,慌乱地移开目光,但又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抬眼,对上的是对方含笑的眸子。

   “您好,我是魔术师瑟维•勒•罗伊。”那位赠予他温酒的男人这么介绍自己,他会走过来和库特打招呼倒是出乎意料。

    “库特•弗兰克,退伍军人。”

    那名魔术师拉开了在库特旁边的椅子坐定下来,“您不喝吗?”瑟维指了指放在库特面前的酒问道。

    “我…我不会喝酒的。一杯就倒,所以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库特连忙摆手回答道,谁知道他现在的耳根子有多红。

    “店家,麻烦给他换果酒。也给我来一杯。”瑟维看着那漂亮的液体倒入玻璃杯中,“这种酒还好,很适合不怎么喝酒的人。”他接过店家送来的酒,递给了库特,自己则只是将自己的那杯放在一边,笑盈盈地侧过脸看着库特。

    “是吗,”库特双手握着杯子微微低下了头,注视着杯中的液体,却完全没有想要喝下的意思,“它看起来真漂亮,这颜色比我冒险旅途上遇见的矢车菊要美丽无数倍。”

   “这么说您现在是个冒险家?”

    “您谬赞了。”库特冲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对这个称呼有些受宠若惊,“我还在「途中」啊。”
    “那么说您的「途中」一定有很多有趣的冒险经历啰?”瑟维抿了一口酒,“我很感兴趣呢。”
    “事先说好,我承认有些故事可能让您觉得我在说谎,可是事实确实如此。”

    于是荒诞的故事便融化在果酒甘美的气味之中,他装作是喝得酩酊大醉的酒鬼,这样嘴里的怪诞离奇就都不必追溯真假,而自己也就不必被当成「谎言家」。
    不得不说的是这名魔术师很会倾听别人说话,表情上的半信半疑和时不时发出的惊叹,即便这是装装样子或者不是,都令库特满意。

——冒险家从来不缺故事。

    他讲了许多以至于不记得他所点的菜是什么时候被端上来的,又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吃晚饭。 二楼木制的地板嘎吱作响,雪夜过于寂静了。瑟维的右手帮他领着东西,而左手不安分地揽着库特的腰,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这名表面上的“绅士”掐了他的屁股。

    库特被抵在走廊有些年头的墙上,壁灯的烛火忽明忽灭的。看不清瑟维的表情,他尝试着挣脱禁锢,却被猝不及防的吻挡住了去路。
   

    像是什么比蜂蜜还粘稠的东西。舌头被牵引着与瑟维共舞,只能发出些细小的呜咽,心底的粘腻感让库特开始胡思乱想。像是掉进了融化的黄油里,越陷越深,又像是落入了捕猎者圈套,自身难保。
    

    挣扎是本能。

 
   血腥味扩散在嘴中 ,扯出带红的银丝。库特喘着气一把推开了瑟维,狼狈地逃离现场。独留下瑟维一个呆站在走廊,月亮将白霜从窗户投入走廊,光影交织虚幻地看不出他的表情。

   床垫很干净,事情很尴尬。这是他瘫在床上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库特挠了挠头,毕竟他对于这种事来说实在是没有经验。
   
    这可不是爱情。

    他合上了眼,找了个舒适的动作企图来缓解床垫的不足,即使它的凹陷程度刚刚好,算不上舒服的,却足够让库特进入梦乡。劳累总能让他想起些荒唐的故事,梦境与曾经读过的故事重合。过于真实,也过于熟悉——《格列佛游记》。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坐起了身子急忙穿鞋,但在起身看见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一瞬间呆住了,竟然已经是早晨了。

    
     “早上好,睡得怎么样。”瑟维的面色很好,库特敢肯定他昨天晚上一定睡得很舒服。像是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语气平淡道,“你的行李我昨天寄托在店家那里了,毕竟你肯定觉得放在我这里不安全吧?”

     “真是谢谢你了,我等会就去取。”库特低头专心解决着面前的培根肉,心里则暗想着下一步的计划,既然是渔村还是坐船走的好。
    
      “真是可惜啊,在庆典之前居然都要下雪呢。”像是无心的一句感叹,但库特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在庆典结束前根本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有兴趣跟我去赏雪吗?”库特抬眼看了看瑟维,眼神中满是不信任,瑟维笑盈盈地,“真的只是赏雪。”

      

       弯弯绕绕,库特低着头跟着瑟维,皮靴在雪地上踩过,吱嘎作响。库特盯着走在前面的那名魔术师的鞋子,想入非非——瑟维的鞋好干净啊,记得第一次见的时候也是那么干净呢。思绪早就飞去其他星系,导致他愣是没注意到对方停下了步伐,刚好撞到瑟维的胸口。
     
       “你走路的时候都那么不专心吗?”

       库特撇过头,不去看他。目光所及是个巨大的露天舞台,即使满是积雪他仍能一眼就认出。
     
      “尊敬的库特弗兰克先生,我由衷地邀请你留下参加这回的丰收庆典。”
      “好。”
      

  
     鬼使神差。

 

     库特站在舞台底下,周围的人群熙攘。为了烘托气氛而点起的篝火噼啪作响。成为黑夜中的光源。他的目光在舞台旁边搜寻着那名魔术师——那黑红渐变的金丝边西装合身极了,莫名的帅气。

     让人们安静下来的是烟火。明丽的火光飞上天空,在天幕上炸开绚丽的色彩。魔术师先生在耀眼的火光中登台。优雅地开场礼博得了喝彩。
   
 
——这个男人过于耀眼了。
 

   
     “我的新西装怎么样?”瑟维整理这魔术器具,漫不经心地问道。
      “很合身!!!魔术也很棒……”库特回答道。
      “真的只是这样?”

       库特抬眼,那双眸子里的欲望,他明白了。

     记不得那些在军队的条条框框,又或者说根本不必记得。他被瑟维按倒在床上的那一瞬间,像是看见庆典上升空的烟花那般,喜悦在脑内炸裂。
 
      亲吻过分地温柔了,像是漩涡,但他这回自甘沉沦。粘腻的水声在房间里回响,库特只觉得自己融化于火焰之中。

     风雪骤停。

     晨曦的暖光照在库特脸上,他眯起眼睛,渐渐适应了这明亮。他的生物钟总是很准时,即使是在一晚的折腾之后。身旁的瑟维仍然熟睡发出轻微的鼾声。库特小心地支起身子,谢天谢地这个男人没有太过火,如果无视那些斑斑点点的红痕,一切都好。
      他小心翼翼地下床,尽量使自己不去发出多余的声音。库特可不想吵醒瑟维,毕竟上完床就跑这可不是什么说的出口的事。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他背着自己的包打开了房门,忽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了步伐,将围巾扯了扯盖住了满是红痕的整个颈部。

      雪停后的温度比前几天要冷的多,不过还好,船已经可以走了。时间还早,库特握着在旅店买的微微发烫的咖啡,独自一人站在木制的小码头上。早雾笼罩在海面,他在等待着那艘期待已久的船,带他走向下一段旅程。

     “我本以为会提早走的是我。”身后熟悉的声音让库特一惊。“没想到是你先走呢,弗兰克先生。”
     他转头,那名本应这个点还在睡觉的男人居然提着皮箱站在他身后,眸子里是如初见时一样的笑意。
     “居然连告别吻都没有,真是无情。”
     “你来干什么。”
     “当然是跟你一起走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吗?”瑟维摊手道,语气一转笑得狡黠“你的债务我已经帮你还完了,那可真的是天文数字。”

      “你——!”库特语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一方面惊讶于这个隐藏得很好的秘密被得知,另一方面则是惊奇于这名魔术师的积蓄。

     “把债条放在衣服口袋里可不是个好习惯。这下我是你的债主了……”

    
     远方的汽笛声呜咽于海上的早雾之中,像是朦胧远方。风吹动着杂草沙沙作响,在风停的那刻库特弗兰克听到了这段话的最后一句。

   “还有我想我是爱上你了,我的冒险家先生。”

  
———————END

流浪的冒险家先生有了一生的旅伴。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感谢看完这篇文章的你。
 

评论(28)

热度(127)

  1. Willand有害生物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
    我相信他们会一见钟情
  2. 汉琳学士有害生物研究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