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生物研究所

研究如何有效减少寿命。

【弃稿】《赌徒》

#更来源@渣茶子
私设有 ooc 小学生文笔
请多指教


01.


    略显狭小的房间昏暗无比,挂在头顶的灯泡摇摇欲坠时不时地跳个一两下,不知名字的飞虫绕着它盘旋,影子落在赌桌上绕的库特心烦。房间的通风并不是很好,烟雾缭绕在吸烟者和他的同伙之间。若是换作以往,库特肯定会捏着鼻子并将始作俑者赶出房间。但如今他早已对于浓烈的烟味已经习以为常,这倒不是因为自己吸烟——他有个烟瘾朋友。


  “瑟维,你想太久了。”库特摸了张牌,聚精会神地盯着手中所有的筹码,思索着下一步的对策,中途不忘提醒那个抽烟的男人,“烟灰快掉了。”


  坐在对面的男人问声将叼在嘴里的烟熄灭在烟灰缸里,这已经是第七个烟头了。从自己的牌中抽出两张扔在桌上,“弗兰克,你还是别赌了,我怕你把内裤都输给我。”他顿了顿,笑得狡黠,“你打的欠条都能绕整个大不列颠了。”


“得了吧,哪有那么多……只是最近手气不好罢了。”库特摆了摆手,低头审视了一番手中的牌后将那副牌扔在赌桌上,狠狠地捶了桌子,原本好好立在桌上的空酒瓶可禁不起这么折腾,晃了两下滚下了桌子碎成了两截。


这一敲把在赌桌旁打盹的皮尔森吵醒了,他揉着眼睛嚷嚷,“输就输呗,你他妈敲个屁的桌子。”他把本翘在桌上的腿收下来,伸了个懒腰,“克利切可不负责打扫卫生。”


“得了吧,没见过你和瑟维打扫过这里。”库特说着将手伸进了裤子口袋,将皱得可怜的纸币和几枚硬币拿出,扔给瑟维。


“呦,这不是你前几天打工剩下要交房租的吗?舍得给我?”瑟维仔细辨认的这个皱巴巴的纸币,像是要做出一套完美的推理将这张纸币的主人做个全面剖析,然后将那钱塞进了自己的口袋,“其实你打欠条也成……”

“可别。我的欠条都得打去太平洋了。大不了整理包袱去你家住呗……”他靠在椅背上,抬眼看了看钟,猛地坐起。瑟维意识到他神情不对,“怎么?都这个点了你还要干什么去啊。有约?”

“没,明天早上有课。”库特回答道。

“多大的事啊,来继续,给你打条。”

“真的不了,明天是新的教授来授课,我和海瑟薇得在上课前带他去参观学校……听说新教授是个可有名的学者……”库特一说起自己的专业便停不下来,皮尔森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了,而瑟维则心不在焉地听着,重点全放在了别地。


————————————
弃稿……
如果有人想看
大概也许可以继续写下去【pi】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