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害生物研究所

研究如何有效减少寿命。

【魔冒】摸鱼25题

#乐色摸鱼手在线丢人
*骚话王瑟维预警
  ooc   狗血有
小学生文笔  请多指教

Adventure(冒险)

在遇见魔术师之前,库特・弗兰克只是个冒险家。

Angst(焦虑)

瑟维睁开了眼睛,下意识地摸了摸身旁,却空无一人——自家的小先生去科学考察了。他坐起身子靠在床头板上,他揉了揉头发,想缓解心情,挂在墙上的日历标记着库特走时的日期。

——离约定回来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天。

Charm (着迷)

舞台的大幕被缓缓拉起,聚光灯准确无误地投射在魔术师身上,致礼动作优雅迷人,像是站在世界中心般耀眼。

Crackfic  (片段)

火车呜咽着从远方驶来,库特扯了扯自己的外套,他把手插在口袋里,企图暖和一下快要冻僵的双手,他低着头,人群来来往往,没有一个人在他身边驻足,寒风裹挟着雪花飞舞。

一双锃亮的尖头皮靴停留在他的视野中,库特抬起头,围巾刚好被围在他的脖子上,他惊讶着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我回来了。”

Crime  (背德)

骗子和赌徒天生一对。

Death  (死亡)

深渊之主降罪于入侵者。

Fantasy  (幻想)

瑟维拍醒了在睡梦中小声呜咽的库特,后者猛地睁开了眼睛,眼泪从眼眶溢出,他抬起手臂用衣袖擦去眼泪,“我刚刚梦见海怪了,它张牙舞爪地你冲过去……”

“你看我好好的,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Fetish  (恋物癖)

库特的洗脸毛巾一直有清爽的薄荷香气,但不同于自己的那块,瑟维嗅着毛巾像是夏日喝了薄荷茶一样提神,身旁的库特对此早已经习以为常。

“变态快放开我的毛巾,咱家毛巾都是一个味道要闻闻自己的去。”

Future Fic(未来)

浪漫主义者和现实主义者没有未来。
只有现在。

Humor(幽默)

库特变成蘑菇了!!

Horror(惊悚)

变成蘑菇的库特被瑟维煮了吃了。

Hurt  (伤害)

乌云在他头顶压抑,远方的雷声噪起——大雨将至。他呆站在原地,直到雨水从脸颊滑落滴向地面,晚风裹挟着刺耳的话语带来刺骨的寒意。

“库特弗兰克,你真让我失望。”

Parody(仿效)

风度翩翩。

Pulzze (困惑)

略大的睡衣勉强盖住大腿内侧的红痕,晨曦透过厨房的窗子爬上库特的背脊,冰箱门大敞,他微微低头思索。

带着困意的魔术师先生悄无声息地从后面环抱住他,头磕在对方的肩膀上假寐,“想好早饭吃什么了吗?”

Romance  (浪漫)

“在我的心里开始你的旅途吧,亲爱的冒险家先生。”

Sci-Fi  ( 科幻)

飞船的操纵已经失灵,坠落于宇宙之中已是定局,这是无论多优秀的科研员也无法挽回的事实。机舱的照明系统也严重受损,忽暗忽明的灯光让库特更加惴惴不安。身边的魔术师先生拉住了他颤抖的双手,对上了那双满是绝望的眸子。他做了个邀请的动作,笑意在苍白的脸上略显惨淡。

“与深渊来场共舞吧。”

Smut(情色)

瑟维也是做过春梦的,只是短暂地和库特提了一下做了个梦,在对方的追问下他搪塞过去,只是单纯的,画面过于色情他不敢说而已。

Suspense(悬念)

库特将那封信递了出去。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令人厌倦的理论系书本被随意叠起堆放在脚边,书桌上堆放着厚厚的笔记,精密仪器发出细微的声响,瑟维看着在时空仪器前忙碌的库特,提出了疑问。

“你想回溯过去,还是逆转未来?”

Tragedy(悲剧)

“欸,那不是地理系的库特吗?他好像成绩很好的,人也不错啊。”
“拜托你那是什么时代的消息了,最近听说他欠下高利贷快被学校开除了。”
“你小点声……他走过来了!”

细碎的声音格外刺耳,库特低头抱着书本快速地走过学校的走廊,不去理会那些关于自己的话题。

Gary Stu  (大众情人)

一束不算新鲜的玫瑰花被刚刚结束表演的瑟维抱在怀里,这是黄昏时分库特在鲜花店门口踌躇了许久才买下的。花束原本的主人离自己不算太远,但粉丝的阻隔让两人像是隔海相望一般,想去找库特的心情只能暂且被压制,人群中的瑟维只好抱歉地朝库特笑笑,他无声地动了动嘴唇。

“Merci.”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库特同瑟维一起坐在等待大厅的方桌旁,气氛压抑,他不安的打开了贴身的游记。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哦,该死的冒险家先生,你可真他妈的迷人。”瑟维这么说到。
“你正常点。”库特扶着墙恶心地不住干呕。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房门被小心翼翼地打开,但仍然吵醒了浅眠的库特,他被迫地接受了一个满是酒气的拥抱。库特推攘着,想要阻止对方的动作并在再次“被迫”地接受一个吻之前成功把来人踢下了床。

“瑟维!!你应酬完再不洗澡就上我的床你就永远别回来了!!!”

Interdigitate  (十指相扣)

久违的是个两人都不忙的周末,冰箱里囤积的速食也被天天熬夜做研究的库特解决干净,在种种的原因下一同去了超市。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长,街道上的人也因为已是黄昏而稀少,库特两手都提着装着食物和日用品塑料袋。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瑟维接过了其中一个,另一只手牵上了库特终于空闲的那只手。

“现在这只手属于大魔术师了。”


——————end——————

Thanks for your attention. 

因为想偷懒所以删减了很多题,算是学车的中途休息吧。写得很糟糕(个人觉得),今后依旧会努力咕咕咕。感谢耀太和躍哥还有其他太太的催更和支持。

评论(4)

热度(80)